当前位置: 主页 > 作家沙龙 > 作品欣赏 >

动脉里穷尽毕生的行走

时间:2018-03-20 08:58 作者:马也 点击:
薄暮的北江上,迟滞的船舶正驱动暖意 天穹晴明,仿若耕耘过的土畦 簇新、自然而随意。人。物类。 美好和怅然,祈佑的佛龛莫可名状 是迟滞的船舶,在薄暮的北江上 在第十九福地,在劈山裂地的峡流中 溺亡旱涝之苦,腾空清莹、润泽 湿气弥漫,尔后飞升君临 俯

薄暮的北江上,迟滞的船舶正驱动暖意

天穹晴明,仿若耕耘过的土畦

簇新、自然而随意。人。物类。

美好和怅然,祈佑的佛龛莫可名状

是迟滞的船舶,在薄暮的北江上

在第十九福地,在劈山裂地的峡流中

溺亡旱涝之苦,腾空清莹、润泽

湿气弥漫,尔后飞升君临

俯视蝼蚁营逐碌碌

 

当船舶沿北江行进

那深蕴的皈依留下清晰波辙

马达轰鸣,却外化为无声

当风帆收拢翅膀,折叠飞翔

翼下浅藏舱室,装储成吨的命运

不像自由的鱼类,勿改初衷

虽哒哒前驱,但已不能身轻如流

也早已游离了真理的认知

对于激荡的暗礁或者更大的洲心

也惊起悚惧,抑或一滩鸥鹭

劳苦弥重,愈发沉潜

拖累坚定的意志,屈服于重扼

疼痛和苦难尾随而来

无从消弭,仿若水波合拢又分开

 

从左岸到右岸,是桥梁偶尔抬起的肩

维持水的强大精神

托负蔚蓝、阴翳和飞翔的鸟群

拜造物主所赐,它们

逼入我的胸怀,用涂满日晖的骨头

开启冰冷的血液

它们俯瞰,但见生命蠕动

增多或减少;看见行迹和消遁

看见性命的一个个片段

它们无法选择,也无法拥有

更无法摈弃,不能够羁留

随风而逝,风随云往

 

迟滞的船舶,驶过荒芜与倦怠

似乎带着上游而来的神气与沈醉

胜景锲入沿岸,镶嵌连轴画幅

迟滞的船舶不做岸的偏旁部首

无从查找停驻的本义

依恋故土的人无法驾驭心灵的远航

在第十九福地的峡谷中

甚或回溯到第四十九福地的静禅

水流被驾驭者疏浚分泄

洄游鱼成群结队,凫过泛滥的畏途

凫过眈眈鸟视,逆流而上

低飞的鸟群盘旋

伺机攫食,完全无视生气盎然的搏击

在水下浩浩荡荡

鸟群毫无生气的飞翔紧贴欲望

它们不与你同进船舱

但终将与你同归于尽处

 

当逝者留下空白

言论失却航标,在思想混浊的滩涂搁浅

年轻的血,已然漫过斜阳的脚背

或者,你确已老迈颓废

向隅祷告,赐福于我

赓续骚动的精血发动忍者的战斗

没有寄托仅存于胸腔

惟有坚韧者自宫卵石和暗礁

冲开尊严妨碍的最后阻障

向水而生,涉深水而自强

在被圣哲启示之后

只能被自己引领

 

在黄昏的北江,沿一轮轮凹陷的波辙

我受到莫大的鼓舞,胸中蕴积着力量

万类依附虔敬的信仰

找到方向,并发现自己的大陆

当黄昏的船舶凌驾于波涛之上

又摇摆于岸水之间

动摇于生死两端

那被惊动的浪花已然改变颜色、大小

岑寂换了马甲,与坚韧者并肩

眺望夜晚来临,倾听风声逼近

平静如水汪。当船舶迤逦驶行

从浅水滩渡过江湾的曲折

一直朝向开阔平缓的流域

人。物类。只要不灭

就必须依靠坚韧拯救自己

韧者无畏,即使放在语言旁边的沉默

微有重量,也不能被掳走

迟滞的船舶,所能带走的

惟有如水而逝的时间

无论如何也无法带走土地、河流和乳汁

 

在深蕴的皈依之途上

行着孤寂的勇士

逆光拉长站立甲板的身影

渐浓的暮色加重他灯塔的象征意义

他再也不能放声歌唱

听任激血暗涌,却保不被玷污

营逐无止,也无法回避高擎的炬光

在薄暮的北江上

当迟滞的船舶正驱动暖意

当樯橹托高淡远的鸟群

只要不浇灭胸中的火焰

这尘世就无法忽视生的浩淼

 

我松开抱过通津健硕大腿的手

弃置可以暂存的停歇

驾驭风浪中安稳如堤的心

之于我、你或者他之坚守的

正是船舶永无止息的动荡

摆正了高桅之上树立的信念

锚固抓住未知大海的梦想

因为活着,我们才会受制于船舶

水运不甘沉沦的负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