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作家沙龙 > 作品欣赏 >

老乡

时间:2017-09-16 17:28 作者:余清平 点击:
走进郝诚的出租屋,看到蓝色碎花棉被将他身体遮住,仅头露在外面,眼睛翻来覆去着,蜡黄的面颊对我挤出一丝红润,用眼睛示意我坐。

走进郝诚的出租屋,看到蓝色碎花棉被将他身体遮住,仅头露在外面,眼睛翻来覆去着,蜡黄的面颊对我挤出一丝红润,用眼睛示意我坐。

出租屋很逼仄,靠南墙摆着一张桌子,放一台电视机和一些日用品,墙脚蹲着一口大木箱,箱盖大开着,像一个惊吓过度的孩子的眼睛。我放下手中的水果,将木箱整理好盖上。

水果的清香味像阳光一样钻入,郝诚鼻子翕动着说:谢谢你,头儿!

我拉过椅子,坐在床边,问道:真的痊愈了吗?咋就出院了?我没去医院陪你,多见谅。

头儿,我知道你出国洽谈业务,是我拖了你的后腿。郝诚喉结骨碌碌滚动了好一会才回答。

别客气,我们是老乡。看着他,我很愧疚,我与他既是上下级关系,又是好友,更是老乡。

你放心,赔付方面,我会尽力为你争取,让你拿你应得的。我知道,此时什么语言,都是无力的,但我还是得说。

他仰头看着我,眼光黯淡,嗫嚅着但什么没说。过了一会,他那只剩下的手举起又放下,放下又举起,反复几次,似有难言之隐。看着他这样子,我更难过。这时,他吞了口痰,头垂成90度,声音蚊子一般大:头儿,我、其实……这事不关公司的事,是我做事大意,平时贫嘴惯了,上班时讲笑话,这才不小心出了事,公司除了按合同给了全额伤赔外,还多给了几万块。

说完话,郝诚嘴角往后扯动,算是微笑。

唉。我叹了口气。

郝诚与我这层老乡关系,说起来其实是弯来绕去用八竿子也够不着的。他江西,我湖北。

一次订货会上,我遇到他,相谈之后很投缘,聊到后来,他说听老人们讲,江西迁两湖,两湖填四川,我俩是链条一样扣着的老乡。我顿时想到公司缺他这样的技术人才,为何不挖过来?便上演了一出另类的“萧何月下追韩信”。

郝诚是全能型的,懂行能干,头脑活络,自从他坐上生产车间主管这把交椅后,公司原先质量不过关的老大难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他说话有一个特点,习惯右手挥起,说一把手咋交代咋交代。挥的次数多了,大家就“嘻哈”着喊他二把手。

我听到后说,对,他就是公司的二把手。

几年来,他办事,我放心,交给他办的,都处理得十分妥帖。

可是这次,就在我出国的第二天,公司人事部火急火燎打越洋电话给我,说生产部出了大事故,郝诚的整只右手被机器“吃”了。我头脑“嗡”的一下懵了,任何一个人闹出生产事故,我都不奇怪,唯独他——打死我也不信,他是多么谨小慎微的一个人!

可事故却是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头儿,我出院后,本来早就想回老家的,但一直想亲手将车间的改革方案交给你,更想见你一面再走。他用剩下的左手很不利索地从枕头下摸出一个本子递给我。我翻开一看,里面密密麻麻写着的,是对生产流水线合理的改装和对员工合理安排的建议。

他还建议,说坊间流传说番禺将要被并进广州成为市里的一个区,让公司早作打算,他有一个老乡在增城那边做经理,说那边正在招商引资,建厂有很多优惠。说着话,他额头沁出汗珠,脸色像白纸一样,显见没好利索。

“好兄弟,我代表公司感谢你的建议。”我紧紧握住他瘦得拐杖一样的手说。他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后来,公司搬迁增城,原址卖给承建商,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我想起了郝诚功不可没,打算代表公司去好好感谢他。这时,我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信息内容是:头儿,对不起!这条信息是我让老乡一定要在我们新公司落成后发给你的。头儿,当你收到这条信息时我肯定不在人世了,出事故前我因为感冒去医院检查,查出我得了癌症,没多少日子了。头儿,我死了不打紧,但要是花那么多治疗费,以后母亲和孩子咋办……头儿,我知道,再怎么困难,也不能欺骗你和公司。所以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不然九泉之下,我会不得安宁,那次事故,是我故意的……

看到这,我喉头哽塞。我想我必须去他家一趟,看望他的母亲和孩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