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作家沙龙 > 作品欣赏 >

一副从城里来到乡下的麻将

时间:2017-09-16 17:26 作者:余清平 点击:
你是一副麻将,有136块骨骼,底色是翡翠绿、面部是凝脂白。你产于羊城的一家高端娱乐用具公司,因此,你爱大城市,爱繁华,爱热闹,爱看街道上晃来晃去的女孩的美腿、小蛮腰和高耸的酥胸。可是,事与愿违,你被帅哥买了去送给他住乡村的父亲。 你记得那天帅

你是一副麻将,有136块骨骼,底色是翡翠绿、面部是凝脂白。你产于羊城的一家高端娱乐用具公司,因此,你爱大城市,爱繁华,爱热闹,爱看街道上晃来晃去的女孩的美腿、小蛮腰和高耸的酥胸。可是,事与愿违,你被帅哥买了去送给他住乡村的父亲。

你记得那天帅哥买下你,又买了一个提包,虔诚地将你装了进去。你大惊却又无奈。你如同一个盲人。当时,你的世界只有一个色调——黑。

等你看到阳光的时候,你却想哭,太陌生,太寂静,这是啥地方?你看看四周,没有汽车,没有霓虹灯晃到心里的七彩光亮,房子是新建的,但没装修,墙上挂着一个老式壁钟,发出“嘀嗒滴答”声。原来,你被送到一个小山村。

你有了新主人,是一个老人。他虽然背驼腰弓白头发,但有帅哥的影子。你眯着眼想了又想,便猜到他是帅哥的父亲。这个人模狗样的帅哥,竟然将你当着礼物送给他乡下的老父亲。你哭你闹!你一点办法也没有,你慢慢地学会了安静,更学会了与老人对视。

老人的眼睛有些浑浊,但你一眼就看出他浑浊里有无限的思念和忧郁。你知道他肯定是想儿子。

老人很喜欢你,天天抱着你说,我崽是个孝顺的崽,给爸买麻将,有了麻将日子就不难捱了,崽你在那边好好打工,房子装修需要钱,你娶屋里(老婆)也需要钱,爸一个人过得去,别挂念爸。

这一刻,你才理解了帅哥,也原谅了他,现在的年轻人也是不容易啊。

相处的时间长了,你与老人就厮混的熟了。老人很有意思,一个人将你摆在桌面上玩。他将你码在一张八仙桌上,也是分四方,他轮流着替每一方摸牌出牌,吃胡、放炮、自摸,老人玩得兴致高昂。但时间久了,老人就腻味了,也不怎么搭理你,老人只静静地想。你知道老人是想帅哥。老人想了好久,也许是想累了,又重新将你码好,又一遍遍地玩。

以后的日子,老人开心你开心,老人苦闷你也苦闷。一天,老人忽然脸上带着笑容,对你说,我们来带点彩头吧,干玩,一点味儿也没。

老人说玩就玩。老人对你说,不能玩大的,那是赌博,就玩一二三,崽说过小玩怡情。老人开始是一个人玩,几天后,就觉得不过瘾,就对你说,这带彩的还真得四个人玩才有意思。老人一拍脑壳说,哦,那就喊郝才、老木和刘婆过来,一起玩。

老人拿个木炭,在桌子上边写边对你说,这里坐着的是郝才,前年就死了,享清福去了;这里坐着老木,这家伙去城里与他崽一起过了,闹了很多笑话,说抽不惯城里的贵烟,要抽农村这种便宜的烟,但城里怎么也买不到,他崽孝顺,老是开车跑农村买烟;这里是刘婆,刘婆最喜打麻将,以前经常去别的村子找人玩,那次怎么就跌倒了?就去了,现在我有了麻将,死婆子却不在了。

你看见老人眼睛湿湿的。老人在最后一方写了一个我,说这方就是我。老人又在每一方放了八十块零钱,说老伙计们,八十块,够了,能输光八十块的,那你就够背时,没火气,活该。

你看着老人围着桌子转起圈来。一开始,老人玩得有滋有味,不论是谁吃胡都很开心地笑,特别是他自己自摸爆胡时,居然常常玩得忘记吃饭。你看着也乐。有一次,老人手气太背,五十块差不多输光了。你看见老人盯着你看,脸色有些异样。老人喃喃自语,老伙计们,对不起了。

老人接连来了几个爆胡。老人没笑。默然一阵,老人对你说,总是对崽说做人要诚实本分,今天自己怎么做出这种事!你看出老人很惭愧。此后,老人就不玩带彩的。

有几次,老人拎着你满村庄转。你知道老人是找人玩,但就是凑不齐四个人。老人说他不能去别的村,怕像刘婆一样,让崽在外面不能安心打工。后来,再后来,你看到老人的腰更弓了,老人就抱着你晒太阳。从日出晒到日落,从晨昏坐到黄昏。有一天,老人说今天不晒太阳,说要睡觉。老人拿出手机给帅哥打电话,但没人接听。老人就抱着你一起睡了。老人这一睡下,就再也没醒来。老人脸上的微笑,你看了却恸哭。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