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作家沙龙 > 作品欣赏 >

红玫瑰与白玫瑰

时间:2017-09-16 16:50 作者:书玉 点击:
情人节,这个被移植的日子被中国人使用得得心应手。尽管鄙薄,但,并不影响借此噱头行我目的,带着八岁的女儿批发点红玫瑰蹲在路边叫卖,身体力行地践行我生活我快乐。

情人节,这个被移植的日子被中国人使用得得心应手。尽管鄙薄,但,并不影响借此噱头行我目的,带着八岁的女儿批发点红玫瑰蹲在路边叫卖,身体力行地践行我生活我快乐。

还是春节假期,路上行人穿红戴绿三五成群,生意好得很,塑料桶里红玫瑰眼看就只剩下两枝,我和女儿高兴地围着桶戏嬉打闹。这时走过来一对相互搀扶的老人,六十多岁,男的拄一弯把雨伞当拐杖,女的个头矮小,岁月已将成萎缩成一个小学生身高,双目已失去对世界的感知,一脸茫然。

男的将雨伞平放地上,蹲下来拿起一枝红玫瑰轻轻地放在女的面前,“闻闻,啥花?”

“玫瑰,呵呵,还是那个味儿,啥颜色?”

“白色儿,和咱家老屋院子里种的一模一样。”

女儿朝我使眼色,我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出声,不必更正。

“这白玫瑰多少钱一枝?”

“这——白——玫瑰,五元一枝”女儿是个小精灵,很快就接上茬,将“白玫瑰”三个字咬得四平八稳,并为之兴奋。

“我全要。”老人开始从口袋里掏钱,

“孩子,你能不能拉拉奶奶的手?”老人未征求我的意见,在递钱给女儿时,提出违和之求。我正要拒绝,女儿已走上前,小手捏住了皱纹大手,并抻开老奶奶的手轻轻抚摸,开始与老人聊天,自己的姓名、年龄、弟弟叫什么,几岁,如何可爱,父母名字、做什么工作……我的眼睛有些潮湿。

涛是北方人,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去他们家,满院子的玫瑰,大朵大朵的白,开得很招摇。回来后我就怀孕了,女儿出生后,三代单传的涛爸变本加厉地干涉,他绝不允许家族烟火在涛这辈断送。女儿未满周岁,我和涛和平分手,未结婚也谈不上离婚,简单得很。后来,听同学群里只言片语,涛主动要求外派南非,并在异国结婚生子,很少回来。

我用报纸包好仅剩的两枝红玫瑰递给老人,说了些祝福和感谢话,清理干净地面,将残枝花叶裹起来丢进不远处的垃圾箱,拎起塑料胶桶放进车尾箱,招呼女儿上车。我看到那个老人轻轻地拥抱着女儿,舍不得撒手……直到我再次催促,他才依依不舍地松开。

车缓缓起动,后视镜里,俩老人一直站在原地。

当晚,洗衣服时,女儿裤子口袋掉出一颗闪闪发光的小石头,老公拿着左看右看,直觉得这不是普通的石头。前天,他电话里兴奋得语无论次,说女儿发达了,那小石头是一颗稀有的南非白钻原石,价值嘛,至少超过他新年送我奥迪A8,不,远不止这个价,他准备到更权威的机构再鉴定一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