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作家沙龙 > 经典作家 >

东野圭吾

时间:2018-10-31 09:34 作者:消息 点击:
东野圭吾以最简单质朴的语言不断诉说人性的隐恶与自赎,是其作品最迷人且匠心独具的部分;凭着超强的情节和超强的人气,将万千读者聚集在图书周围。

人物介绍

东野圭吾,日本推理小说作家。代表作有《放学后》、《秘密》、《白夜行》、《以眨眼干杯》、《神探伽利略》、《嫌疑人X的献身》、《预知梦》、《湖畔》等。

1958年2月4日出生于日本大阪。毕业于大阪府立大学电气工学专业,之后在汽车零件供应商日本电装担任生产技术工程师,并进行推理小说的创作。1985年,凭借《放学后》获得第31回江户川乱步奖,从此成为职业作家,开始专职写作。

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6年《嫌疑人X的献身》获134届直木奖,东野圭吾从而达成了日本推理小说史上罕见的“三冠王”。

2017年4月,第11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子榜单“外国作家富豪榜”发布,东野圭吾问鼎外国作家富豪榜首位。 同年出版小说集《第十年的情人节》。

人物经历

1958年2月,东野圭吾出生于日本大阪生野区。东野圭吾家里经营着一个生意萧条,卖钟表、眼镜、贵金属等饰物的小店,他是姐弟三人中最小的一个。

1974年,东野从大阪市立小路小学和市立东生野中学毕业后,进入了同一座城市的府立阪南高等学校读高中。此前从未看过书的他才开始接触小说这一门类。之后,东野考入大阪府立大学工学系电气工程专业,一度停止的小说阅读又恢复了,而且开始构思一些东西,不过那主要是想确认自己究竟能不能写小说而已,尚未有当个小说家的念想。

1981年,大学毕业后东野圭吾成了日本电装公司的技术工程师,同时每天利用下班之后的时间写小说,并且将把写好的作品寄去参加江户川乱步奖当作目标。

1983年,东野终于以《人偶们的家》(人形たちの家)应征第29届乱步奖,可惜只进入了第二轮预选。在酝酿第二部征文作期间,与来自某女子高中的非专职教师结婚。

1984年,东野以《魔球》应征第30届乱步奖,这一次最终入围决选,离拿下大奖仅一步之遥。翌年(1985),终于凭借校园青春推理小说《放学后》摘得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而正式出道。东野以27岁的年轻年龄获得大奖,令其创作信心大增,加上获奖一事被所属公司知晓,边工作边写作的生活受到了一定影响,遂毅然于1986年3月辞职奔赴东京,开始了自己职业作家的道路。

但此后的十年,东野圭吾的作品一直备受冷落,直到1996年《名侦探的守则》出版畅销,东野圭吾才重新受到关注。

1998年,在与妻子离婚之后,出版长篇小说《秘密》,该作入围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第120届直木奖。同年《秘密》拍摄为同名电影。1999年,出版长篇小说《白夜行》,入围第122届直木奖。

2001年,出版长篇小说《单恋》,入围第125届直木奖。 [5] 并出版一系列短篇小说。

2002年,出版《时生》、《绑架游戏》。两部作品分别被改编为日剧、电影。2003年,出版长篇小说《信》,入围第129届直木奖。2004年,出版长篇小说《幻夜》,入围第131届直木奖。

2005年,出版小说集《黑笑小说》,该作包含13篇小说。同年出版长篇小说《嫌疑人X的献身》(神探伽利略系列第3部),获得第134 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

小时候的东野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都会考虑去尝试和体验。比如看了本有趣的漫画,就会想着自己也来画一本。东野圭吾有两个从小门门得五分的姐姐,他的父亲曾经是个军曹(日本独有的对中士级别士官的称呼)。东野圭吾的两个姐姐后来一位做了空姐,另外一位成了老师,这两个身份在《杀人现场在云端》和《浪花少年侦探团》中有体现。

东野有过一次婚史,1983年结婚,1997年离婚。《放学后》中女主人公的女高兼职教师身份即来源于其妻子。

创作特点

慰藉饱受死亡威胁的心灵

东野圭吾的推理小说表达了一种理想,那就是慰藉卑微者饱受死亡威胁的心灵。这种理想属于所有对生命困境有真切感受的人类个体。他笔下的卑微者与现代化的社会形成对立,反抗科技理性及与之相伴的监控制度,这就是张扬差异,甚至可以说肯定了异端的权力。他拒绝将理性捧上智力的神坛,而是揭示了片面张扬工具理性所带来的悲苦,以及生活在这种工具理性主宰之下的当代人刻骨铭心的死亡焦虑。在一个被死亡阴影笼罩的“规范社会”,他塑造了一种值得人们仰望和追求的生命境界。这就是东野圭吾死亡书写对当前人类生命困境的精神策应,亦是他文学创作的根本意义之所在。

社会揭露

东野有很多小说都涉及弑父情节,孩子在无法忍受父亲对其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后将其杀害,这种悲剧产生的根源在于孩子对父亲毫无亲情可言,在得不到社会肯定的同时又得不到孩子的尊重,父亲性格扭曲后将所有愤恨发泄到无法反抗的孩子身上,由此酿成了社会悲剧。

在东野的作品中,大多数亲生父亲都表现得自私自利,与孩子间没有深厚的亲情,而没有血缘关系的继父都深爱着孩子。东野认为父亲和孩子之间深厚的感情并不是来源于血缘,而是相互沟和理解,而沟通和理解的前提是信任,信任是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关系,是人类社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前提,而信任的前提是爱。

艺术特色

在艺术手法上,东野认为“小说首先应该是一个好故事,一个让人喜欢听下去的好故事”,如何讲述故事成为东野的新挑战。东野的叙事手法灵活多变,有的采用汤川学特有的“听取案件一一实验一一给出解释一一破案”模式,有的采用多线平行交叉式结构,有的甚至全篇没有一处对话,单以日记和手稿的形式构建小说。在叙述视角上不断变换,采用了非聚焦、内聚焦和外聚焦的视角。除此之外,同“新本格派”一样,小说还涉及灵魂出窍、穿越等不合常理的情节,在注重文学性的同时不失趣味性,“现在的我,会尽量写出即使不爱推理小说甚至不喜欢阅读的人看了都会觉得有趣的作品。”东野有时候甚至认为比起“推理小说”,自己的作品更像“娱乐小说”,“即让人在阅读中得到乐趣的小说”。

人物形象

东野圭吾作品中,人物的爱恨往往是以一种先验的存在而出现的,即在情感成因的简单交代之后,情节的铺陈上就着重对这种情感在程度上进行一次次的强化与渲染。不再有任何的转变,人物性格的成因可能复杂幽晦,但一旦形成就极其稳定。

女性

英美女权主义认为男性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包括两种一一天使和妖妇,这种分类方式基于男性视角,他们认为理想的女性就是天使,相反则为妖妇。在东野圭吾笔下没有妖妇和天使之说,只有“恶女”和“圣女”之分,作者认为脱离传统的约束,外表美丽、事业成功、时髦的现代女性即为“恶女”,而传统的、具有母性的、温柔的女性即为“圣女”。

东野延续了传统推理小说偏好描写“恶女”形象的传统,在经过长时间酝酿之后,他终于成功塑造出推理小说中的“极品恶女”一一《白夜行》中的唐泽雪穗和《幻夜》中的新海美冬。同其它恶女形象一样,她们拥有天使般的面容和魔鬼般的身材,但是心如蛇蝎。

《白夜行》中的唐泽雪穗是东野笔下第一位恶女形象,还是小学生的她就被母亲视为“以性易金”的工具。对她来说性就是灵魂,所以在娈童案之后,雪穗就成为没有灵魂的空壳。年幼的她无法承受传统女性观对她肉体和灵魂的折磨,渐渐地她的心被扭曲,这段痛苦的童年记忆成为她内心深处无法愈合的伤疤,她越想摆脱就越掩饰自己,具有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任何想揭开她伤疤或者勾起她痛苦回忆的人都要遭到报复。

《幻夜》中的新海美冬是东野笔下彻头彻尾的“恶女”形象,在她身上找不到任何女性的光辉,她完全放弃了自己作为女性的特征,彻底沦陷在男性社会中。灵与肉的分离背离了人性意识,对于美冬而言,她的灵早己被掏空,剩下的躯壳是她战斗的武器。

雪穗和美冬穷极魔性的形象使作者在“恶女”塑造上难以逾越,且基于令人绝望的人性描述让小说缺乏客观性和真实性,所以作者将笔锋转向“圣女”。作者笔下的“圣女”集日本传统女性美德于一身,她们温柔、包容、奉献且充满母亲。例如《秘密》中的山田直子在遭遇车祸后灵魂进入女儿藻奈美的身体,开启了她非正常人的生活。她深爱着丈夫和女儿,在家中扮演妻子的角色,努力照顾好丈夫杉田平介,在家外承担女儿的学业和社会生活,尽全力让“女儿”拥有不悔的未来。灵与肉的分析使得直子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肉体缺失让她无法满足丈夫的需求,而灵魂异位使她无法顾及女儿的人生,为了丈夫和“孩子”都能过上正常的生活,直子放弃了自己的灵魂,完完全全地成为藻奈美。

虽然“恶女”令男性不寒而栗,但小说中包括侦探在内的所有男性人都拜倒在她的裙下,而温柔贤淑的“圣女”却被弃之如履,作者在情节设置与“圣”、“恶”之分上看似矛盾,但事实上正反应了日本社会矛盾的女性观。女性既是美好的又是可怕的,既是贞洁的又是肮脏的,既是保守的又是开放的,但美丽且以性媚人的“恶女”和圣洁保守的“圣女”都不属于口本男性的审美客体,对他们而言,像玩偶般存在的女性才是最理想的形象。

侦探

在人物形象上,东野更偏重于对矛盾性人物的塑造。例如《名侦探的烦恼》中的汤川学就是性格矛盾的物理学教授,除了科学,他对其它一切事物都表现出冷漠,他不喜欢一切与感性相关的事物,所以他不愿接近女人和小孩。但另一方面他又认为人性是一门更为深奥的科学,在以实验为主的破案过程里颇多涉及对人性的思考。《名侦探的苦恼·操纵》中是他揭发了恩师的诡计,但也是他向法官请求减轻罪行。一方面他为恩师滥用科学感到可耻,另一方面被恩师为保护养女而走上犯罪之路深深感动。汤川不允许科学被用于迷信,但他同时也认为科学不能否定具有神秘色彩的事物。《名侦探的苦恼·指示》中小女孩谎称探矿石可以帮助破案,知道真相的汤川并没有揭穿她,“这不过只是一种让她摆脱困惑,下定决心的手段罢了,实际上令链子摆动的是她的良心,如果手中能有个表明自己良心究竟该指向何方的道具,这倒也是件幸福的事。”汤川是理性的科学家,由于不断受到感性思维影响,他对案件和人物的态度常常表现出矛盾性。

刑警是正义的化身,理性是他们性格中居首位的特征,但东野笔下的许多刑警都带有强烈的感性。《圣女的救济》中草薙俊平在办案过程中爱上了嫌疑犯三田绫音,他感性地排除绫音所有作案的可能性,却理性地发现她就是凶手,在粉碎了一场的完美犯罪的同时,草薙的爱也彻底被碾成了碎片。

传统的侦探形象是没有感情的,他们始终是理性的化身,但在东野笔下这些侦探是活生生的人,他们的性格在不断经历理性和感性的斗争,身处两难的境地,让读者无法判定他们是否是合格的侦探。

罪犯

东野笔下的罪犯是矛盾的结合体,以至于读者无法完全肯定或否定他。《白夜行》中的桐原亮司阴险、狡诈、冷漠、无情,他拭父,强暴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女性,盗用银行资金,出卖为他提供信息的美奈子,是一个极其冷酷的人,但他对雪穗的爱却是无私、深沉、盲目和高尚的,他的优点与缺点紧密联系,最深沉的爱导致最无情的行为,读者一方面因为他的冷漠而讨厌他,一方面也因为其炽热的爱而喜欢他,是一个让读者既爱又恨的人物形象。除了桐原,东野笔下的罪犯也具有不确定性,读者永远无法预测他的变化。《嫌疑人X的献身》中的石神因为爱而替靖子处理尸体,制造不在场证明。当靖子与别的男人相恋后,石神竟写信恐吓,当读者都认定他是一个趁虚而入、落井下石的小人时,汤川道出了他的良苦用心。为了让靖子彻底摆脱嫌疑,石神竟真的杀人以替换被靖子杀害的富樫的尸体,为了让靖子心中不会有愧疚之情,他假装自己是一个威逼利诱的小人,最彻底的牺牲让无数读者为之动容,令人无法想象,一颗本己经对世间绝望的冰冷的心竟会在末路迸发出炙热的光芒。

人物评价

东野圭吾为“作家中的作家”。 (《读卖新闻》评)

东野圭吾以最简单质朴的语言不断诉说人性的隐恶与自赎,是其作品最迷人且匠心独具的部分。(《新京报》评)

凭着超强的情节和超强的人气,东野圭吾将万千读者聚集在图书周围。(《朝日新闻》评)

大众图书中畅销的、长销的、好卖的、受人尊敬的、影响大的这些元素,在他的书里都能够找到。(新经典外国文学总编辑黎遥评)

东野的作品有偏冷与偏暖,悲观与乐观,或者说揭示恶与张扬善这样两路。总的来说,他更善于描写恶,尤其是那种超越常人的恶。(传记与随笔作家止庵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余华
  •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东野圭吾

    东野圭吾以最简单质朴的语言不断诉说人性的隐恶与自赎,是其作品最迷人且匠心独具的部...

  • 余华

    余华是中国在国际上最出名的作家,他被誉为中国的查尔斯·狄更斯。余华以他的批判题材...

  • 李敖

    李敖(1935年4月25日—2018年3月18日),男,字敖之,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台湾作...

  • 洛夫

    洛夫(1928年5月11日至2018年3月19日),原名莫运端、莫洛夫,衡阳人,国际著名诗人、...

  •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日本后现代主义作家,1949年1月12日生于京都伏见区。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第一...

  • 曹文轩

    曹文轩,1954年1月出生于江苏盐城,中国儿童文学作家。197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