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研讨评论 > 研讨 >

文学的灵魂永远是情感

时间:2020-01-14 10:10 作者:黄金来 点击:
认识罗阳,缘于诗歌。最早看过她那紫色漫天的博客,里面充满了一首首悲金悼玉的动人情诗。读起来很合我的口味,一种酸疼的情愫始终在心中涌动,挥之不去,久久不散。 我不太会写诗,但却喜欢装模作样地吟诵好诗,至今仍然。当然,这所谓的好,只是个人嗜好我

认识罗阳,缘于诗歌。最早看过她那紫色漫天的博客,里面充满了一首首悲金悼玉的动人情诗。读起来很合我的口味,一种酸疼的情愫始终在心中涌动,挥之不去,久久不散。

我不太会写诗,但却喜欢装模作样地吟诵好诗,至今仍然。当然,这所谓的“好”,只是个人嗜好——我是以悲情内容为首选,这确实有点变态。洒家看电影,读小说,听音乐,都特爱悲剧、悲情、悲音。以悲为美、以悲为深刻。文青时期,背诵唐诗宋词,也多选诸如元稹、王昌龄、李商隐、温庭筠等人的闺怨诗与悼亡诗。读宋词也是读李煜、李清照等婉约派的词。甚至对苏东坡、陆游等豪放派的词,我也只是喜欢《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钗头凤.红酥手》之类的悲词。到读《红楼梦》的时候,更是背诵了“叹春光,都付与,多愁多病;奈天何,辜负了,美景良晨。可怜奴,无家雁,霜天只影……”一类催人泪下、让人柔肠寸断的悲情诗词。

有人考证,我国从诗经开始后的诗词中,有一半是情诗,情诗中有90%是男人写的,甚至包括那些闺怨诗也是。就连豪气万丈的李白,也写过情意缠绵的《玉阶怨》。由此可见,情诗并非女子的专利。男人写情诗是主流,是有文脉传统的。我只是喜欢读悲情诗词,当然大可不必觉得羞涩了。

罗阳是我们花都作协的著名诗人。尤其作为女诗人,她的诗歌一路领先,引起了众多的关注。只是后来又有了沈鱼、张娟、伊蔓儿等诗人加入进来,罗阳才成了作协的著名诗人之一。客观地看,花都作协目前的诗歌盛过了小说和散文,在全国都有一定的影响。

少女情怀总是诗。虽然怀有诗意情怀的不仅仅是少女。按照罗阳自己的说法,她的诗集自始至终贯穿了一个“情”字。细细品读,此话不虚。而且,读罢诗集,我个人感觉,她的情诗写得最好,也最感人。

譬如她诗歌《初恋有毒》:那一场红颜/融化了最美的十年/纵然流年似水/纵然时空隔世/仍想为你留住/最初美丽的红颜/那一场眷恋/触痛了最深的记忆/曾经苦苦等待/曾经默默放弃/在你的眼中痴情寻找/那个属于自己的位置/……。

这是最早引起我注目停留的一首诗。读着让人遐想,许仙与白蛇娘子被不懂爱情的法海生生拆散的场景,跳现在眼前,耳边传来“雨心碎、风流泪,梦缠绵、心悠远……”的歌声。“曾经苦苦等待/曾经默默放弃”。眼前仿佛有个满眼幽怨、满怀深情的少女,虽然“不再有海誓山盟,不再会开花结果”,却仍然在绝望中“给初恋种下最深的思念”。

爱情往往是一种无药可救的“病毒”。而且,所有的爱情都会有伤害。爱得越深,伤害越重。但爱与伤,对诗人来说,却是一生中可遇不可求的素材。犹如陆游与唐琬,晚清“三大诗人”之一的石遗老人陈衍在中评《沈园》时说:“无此等伤心之事,亦无此等伤心之诗。就百年论,谁愿有此事?就千秋论,不可无此诗。”

所有的艺术都是情感的宣泄。艺术家必须自作多情,因为艺术的灵魂永远是情感,有情则生,无情则死。如果你自己都不感动,心中麻木不仁,不信情爱,只认利益,这怎么可能感动别人?你还不如早早诀别文学,赶紧钻研《短线是金》炒股去吧。 罗阳的诗,在用真情触动人的心弦外,还注重给读者营造联想与幻想的空间。《老电影》只是一种人生的情感历练,“用你的上半场,交换我的下半生”。写《繁华之路》,却让你有了“心有多远,路就有多长”的梦想。《那片海》中,会让我们联想自己的当初。每个年青的心里,都有过以为只对自己才会春暖花开的“那片海”。结果如何?孤独咀嚼、冷暖自知。

据说,文学来源于禁忌。不能直接讲的,就通过艺术来反映。反过来说,直白的表达就不是艺术,更不能称之为诗。最好的文学就是在语言中营造暧昧,言外之意、弦外之音,留给读者发挥想象的空间。因此,艺术创作往往是藏而不露的,“用意十分,下语三分”。写什么像什么,那只是临摹,离艺术远着呢。尤其是对写诗的人来说,如果你还停留在临摹阶段,那你永远还是文艺青年,哪怕你已经不再年轻了。

当然,我也不太认同那种故弄玄虚、故作高深、写出让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懂的句子就是好诗的说法。但我还不敢武断那类诗就不是好诗,因为曲高和寡也是存在的,不是所有人都配听《广陵散》。只是我们一定要明白,文学是一门让人接受的艺术,经典都是千百万人读出来的。

我爱说文学是一种可以流传千古的傲慢。我们可以回望一下历史,今天有多少人知道唐朝那些皇帝姓甚名谁?可几乎人人都知道李白杜甫白居易是诗人。再说,物质产品用完之后就成垃圾了。作为文学艺术的精神产品,它是用不完的,代代相传传诵千古。所以文学创作是很值得我们花时间花心血去做好做精做绝的事情。

罗阳说,与诗相伴,心灵有了皈依,更加热爱生活。我也有同样的感触。我觉得,诗人最不堪的是诗和远方与眼前实况呈现出天壤的差异。诗中可以穿云破雾自由遨翔,现实活得忙碌奔波诗意全无。诚然,诗歌是不可能用来定位生活的。但是,作家的优势就是可以从具体中抽象出来,进行艺术创作,享受灵魂的愉悦与精神的提升。试想,当人生只能对着柴米油盐苦熬岁月时,那会活得多么无趣多么无聊啊!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关键在于精神上的距离。让我千百次选择人生的活法,我仍然会选择爱上文学,“把日子过成诗歌”,与所有爱上文学的人一起享受文学的滋养、共度人生的美好。

谨为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