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研讨评论 > 研讨 >

挖掘潜能,成就最好的自己

时间:2017-12-21 23:29 作者:刘武松 点击:
前不久,作协好友钱春华同学在QQ中给我留言,说是她最近完成了一部以她自己为原形的纪实小说《铁饭碗》,要我帮忙写个书评。

前不久,作协好友钱春华同学在QQ中给我留言,说是她最近完成了一部以她自己为原形的纪实小说《铁饭碗》,要我帮忙写个书评。

认识春华同学十年了,我是在加入作协后才认识她的。当时她介绍说,她是建桥人,在大桥局三公司党办工作。后来,经常在花都作协创办的《花都文学》杂志上读到她的作品,在《民间传奇故事》、《上海故事》等期刊上看到她的作品,开始熟悉起来。

《铁饭碗》是今年清明节前,春华同学在邮箱中发给我的,为了看得清楚,我特意打印了出来,利用清明三天的假期,仔细地阅读了这部十万字的自传式纪实小说。小说共分四十三章,按章回小说的格式著有小标题,既古朴又让人一目了然,这比那些云里雾里的标题强多了。每个小标题都很精炼,让人马上起了阅读的欲望。

小说的结构按时间先后自然划分,没有刻意去进行文学技巧加工,这样也好,读者可以从中不费力气就能找到小说主人翁的成长轨迹。小说语言简练,文字朴实,有很浓的建筑工味,有很鲜明的行业特色,有些对话读起来特别亲切,因为这些对话就是作者在工作生活中曾经的用语,虽然平白,却充分再现了底层劳动工人的喜怒哀乐。

春华同学的人生经历是一部漫长的奋斗史,她通过二十多年的艰苦努力,完成了系列的职场转变,她的故事让我有这样一个感悟:时间本是有情物,就看各人怎么把握。

春华同学娘家在湖北农村,那儿属古荆州,渔米之乡;父亲是大桥局的起重司机,母亲是民办老师,家里有三姐弟,她最大,这种家庭结构在我国计划经济年代还很多,当时俗称"半边户"。"半边户"的日子并不好过,虽然家里每月有点工资收入,但作为农村主要劳动力的男人不在家,有很多体力活就得靠妻子孩子去完成,因此春华同学很早就担起了家庭的重担,过早地尝到了生活的艰辛。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国家还在实行二元经济,城乡差别大,吃粮定身份,农村粮只能在田里修补地球当农民,国家粮就可进工厂当工人,农民拿的是工分,工人收的是工资,天壤之别。跳出农门进城当工人就成了那时农村青年最迫切也是最荣耀的事,而顶职则是农村孩子实现这一梦想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春华同学走的就是这条道路。

其实顶职也不是康庄大道,因为顶职的人一般都没什么文化,又是桥梁建筑工地这种风里来雨里去的行业,特别容易产生混一辈子的思想。事实也是如此,和春华同学一起顶职的一百多人中,绝大多数就在工地当了一辈子钢筋工、混凝土工、木工,更不妙的是,随着时代发展,大批农民工队伍整建制的进入工地,使得没有一技之长的顶职人员不得不被迫下岗,后来是因政策原因,才重新启用一些下岗人员。

而外柔内刚的春华同学却没有随波逐流,没有等着被淘汰或内退,她在刚上班不久,就以她十八岁的年龄,敏感的感受到了各个层次的人对顶职人员的轻视。她要用自己的决心、智慧和汗水改变自己的人生。经过最初五年的一线艰苦劳作之后,她抓住了第一个转岗机遇,转到起重司机的岗位。不久开始通过自考提高文化层次,先后参加了武汉大学和中山大学的自考,如愿取得了大专和本科文凭,为后来的步步转岗打下了学历基础。

从钢筋工到机关干部,从工人到作家,是一条布满荆棘的漫长道路,没有百倍的勇气、坚强的毅力和不懈的努力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看完书,发现春华同学却在十多年时间里就做到了,作为她的朋友,怎么不为此而高兴感动呢!

小说最成功的地方我感觉还是作者在书中刻画(或许就是真实记叙)的诸多人物,虽然都是底层小人物,但他们有血有肉,真实形象。比如写单位下岗七八年的女职工,为了养家糊口多赚点生活费,不得不找领导要求重新安排工作,可这些女工一没文化,二没技术,原来还有点美貌,可岁月早已将她们磨成了黄脸婆,要分配个好工作真是难上加难。2005年夏,单位领导为了解决花都基地院子里一批下岗的女工就业的问题,只好把原来属于外来工承包的大院卫生和退休女工承包的食堂工作分配给她们来做。为了生存,这些女工只好接受这样的事实,可大院都是熟人,人家上班坐办公室,自己却去扫地,心理关很难过,没法,她们只好在炎炎夏天里,每天用口罩将脸盖得严严实实,而且从不与熟人主动打招呼。这样的描写让人感到如在现场,真实可信。

小说还有一个很好的写作手法,就是作者在写白燕翎的职业变迁过程中,一直都写了她身边的群体或代表性人物,这使得主角的形象更显立体,更有血有肉。如2002年7月,白燕翎通过竞聘调到了机关,激起了杨花,这位更年期失婚妇女的熊熊妒火。两人之前吵过一架,杨花视白燕翎为仇人,这就为她的写诬告信打下了情感基础。那年头,文凭是进入机关的第一块敲门砖,如果这块砖头是假的,白燕翎将会工作不保,并成为大家的笑柄。在那个流行买假文凭的年代,白燕翎没有动过这个念头,而是用了三年业余时间自学苦考出来的。真金不怕火炼,因为那年头还不能上网查文凭真假,她按照领导要求去进行了文凭鉴定,一举粉碎了杨花的腹黑阴谋。像这样的细节,都能引起读者的共鸣,拓展很大的想像空间。看到这里,读者会想,工地也有宫心计呀。

坐得十年冷板凳,文章没有一句空。炉火纯青的写作功力,哪是十年就能练就?作者写作上的功力,我们从这部小说里可以看得出来,感受得出来。她写的人性,就像我们看见过一样;她身上的正能量,在我们自己身上也发生过,只是持续的时间长短不一样,所在的环境不一样。 二十多年来,作者一直在向新闻和文学进军,积极将中铁建筑人的新闻和先进事迹变成铅字,先后创作发表散文、故事、小说达180多万字,个人还出版了散文集《赴约的孔雀》、故事集《金莲奇缘》等著作。

写到这里,爱唱歌的我想到一首歌,叫《时间煮雨》,歌词:"风吹雨成花,时间追不上白马,你年少掌心的梦话,依然紧握着吗……" 《小时代》用它做宣传曲,眼下,我手中这部别有滋味的"顶职时代"小说,我就借用它的歌词来结尾,作为自勉,勉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