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研讨评论 > 研讨 >

平静的湖水喷泉出音乐一样的诗

时间:2016-12-09 18:02 作者:杨平 点击:
这次花都区首届诗歌创作研讨会,收集了17位诗友的70多首诗,供大家评论、交流。我作为评审组一员,对所征诗作也都一一细读,品尝诗的盛宴。

秋高气爽,秋意缠绵。

2016年9月25日这天真是一个读诗谈诗的好日子。在培正学院美丽的校园里,花都区首届诗歌创作研讨会如期召开了。

这次花都区首届诗歌创作研讨会,收集了17位诗友的70多首诗,供大家评论、交流。我作为评审组一员,对所征诗作也都一一细读,品尝诗的盛宴。

虽然本区诗人我大都熟悉,但细读时他们的诗作,我仍满怀欣喜。在这些颇具匠心的文字的背后,是心血泪水溅起波滔汹涌,冲击我的心灵。丽词锦句向我纷至沓来,仿佛是纷纷扬扬如雪梨花那样数不胜数,每片花瓣都是诗的意象。

由于有太多的精品、太多的好诗,在这有限的时间里,也不容我娓娓道来,一一评说。先举张娟一首短诗——《音乐喷泉》,谈谈我个人的看法。

原诗如下:

如果水往高处走/你是否也该换一种表达/将弯曲的归于直/将匍匐的生长双翼/将经过我们的平原想像成云彩/那向上的方向里,流动着更深的爱意/我们一遍遍打开自己/像打开长长短短的光/这是值得信仰的事情/有那么一刻/我们潮湿的身体,在夜空中停下来/有那么一刻/一滴水与另一滴水/久别重逢

闲来无事或者是观光旅游时,我们都会边走边看,流连、欣赏,有人在美景中只看到平凡,有人从平凡的景色中却看到精华。

在《音乐喷泉》中,张鹃不仅仅只是简单地看,而更多的是理性的感悟和升华。在这寻常可见的景观中,她看到一什么呢?又悟到了什么呢?

她看到:“水往高处走”,她悟到了什么?她悟到:“如果水往高处走/你是否也该换一种表达/”。怎样表达呢?她的诗句是:“将弯曲的归于直/将匍匐的生长双翼/”,再进一步展开:“将经过我们的平原想像成云彩/”,再将想像升华到一个高度:“那向上的方向里/流动着更深的爱意/”这一层层的递进,深入浅出,意境明朗,却韵味深长。

接下来便用重重叠叠的文字,独具匠心的意象道出本诗的诗眼——“我们一遍遍打开自己/像打开长长短短的光/这是值得信仰的事情/”,最后在实景中又虚化现实,展开期待,寄予希望:“有那么一刻/我们潮湿的身体/在夜空中停下来//有那么一刻一滴水与另一滴水/久别重逢/”。

张鹃的这首诗,文字优美,构思精巧,实处着黑,虚处想像,看似随意一笔,虚而实,实而虚,状貌寓意,契合无限,深得咏物之妙。

小小一个景,大大一番情,深深一段意,触发观者深深思考,其结尾也寓意深远。全诗精湛的艺术表现,非常清晰地表明诗人的价值和取向。

诗言志,写诗,我认为不应该无病呻吟,“为赋新诗强说愁”,而应该有新意、有感悟、有内涵。在这个方面,高文翔的《湖里的鱼》,便深得与会的众多诗人的赞赏,他自觉或不自觉地把自我与创作中的客观对象化为一体,使外界的客观与自己深思熟虑的情感毫无痕迹的结合了起来。

原诗如下:

这个下午/守着一汪不干净的湖水/我看到有三五成群的鱼/不断地变换着姿势/将褐色的嘴喙一次次点破湖面//鱼们在做什么/这样一湖饱受污染的液体/经常泛着油汪汪绿色的液体/油汪汪的绿色流动得很缓慢/大小不等的鱼们究竟能做什么//此时鱼们仍不断地抬头/我感觉鱼们呼吸得很不顺畅/鱼们呼吸不顺畅我不敢动/我担心我脚步移动传输出震动/这样鱼们的努力就被打断了/我不敢动还因为此时/我感觉自己内心也在拼命地抬头/就跟湖里大小不等的鱼们一样//在湖边打量自己的一生/我感觉自己并不比湖里的鱼好受

诗人的眼光之所以异于常人,正是在于他常常能从普通的事物中,见人所不见,想人所不想,从平凡的事物中发掘诗的意蕴,像“湖里的鱼”这样司空见惯的东西,一般人心中除了发觉美味,流些口水之外,很难有其它的想法,更不会发现什么深刻的东西,最多像小学生写作文一样“平静的湖水里,游着几条欢快的鱼”。

就是这样平凡的景,平凡的鱼,而高文翔的所感所悟居然就是这样的与众不同,他是在“这个下午”,“守着一汪不干净的湖水/看到有三五成群的鱼/不断地变换着姿势/将褐色的嘴喙一次次点破湖面//”

他感悟到的不仅仅是事物的原像,更具诗人富有力度的思考:“鱼们在做什么/这样一湖饱受污染的液体/经常泛着油汪汪绿色的液体/油汪汪的绿色流动得很缓慢/大小不等的鱼们究竟能做什么//

为此,他在找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此时鱼们仍不断地抬头/我感觉鱼们呼吸得很不顺畅”,并感同身受:“我感觉自己内心也在拼命地抬头/就跟湖里大小不等的鱼们一样//”

前面大量的句子都是写实、铺垫,后面的几句才写出诗人真实的感受。他写诗,绝不是按物象的原形作机械的慕拟,而是用自己的整个身心去感受这些看似平凡之景,去探索其特性和内在的意义,他在写作的过程中,得心应手的把深思熟虑的东西藏匿得简洁而富有智慧,让人察觉不到什么技巧,而又使读者时不时有一种海潮拍岸得震憾。读这样的诗,真是一种享受。

事物的诗意固然是由主内蕴而决定的,但是不能否认诗人独具的艺术气质所赋予主的语言渲染之功,极其渺小而平凡的事,经过诗人语言的渲染之后,竟然有这样的意境,这就是语言艺术的力量。

总之,读花都诗人的诗总能让人从平常的生活和情景中感受到最启迪心灵的东西,并上升到具有思想和精神的高度,品诗如品茗,洗茶可洗心。

总之,读花都诗人的诗,很容易让人感受到花都诗人的诗在形式上的多变和语言上的丰富,而且很内在、很内涵,它的质地和内涵远远超出它的篇幅。

所以,我在这里谈的这些个人肤浅的看法,仅作抛砖引玉而已。正像高教授在QQ上回复我说的那样:“研讨会只是为花都诗人各自表达个人观点提供的一个舞台,说什么都是对诗歌的关注,大家尽心就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关系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