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研讨评论 > 研讨 >

灵动的真实

时间:2014-10-27 00:06 作者:邓鸣 点击:
当下文学,流行两字似乎十分流行,因为流行才走红,才畅销,于是少有真正的好作品,文学于是成了快餐,包装成了泡沫塑料,当然,其结果也自然是此消彼长,一阵还一阵。从真正严格意义上讲,几乎鲜见真正有人性传世意义的文学了。这是当代文学的悲哀还是我的

   当下文学,“流行”两字似乎十分流行,因为流行才走红,才畅销,于是少有真正的好作品,文学于是成了快餐,包装成了泡沫塑料,当然,其结果也自然是此消彼长,一阵还一阵。从真正严格意义上讲,几乎鲜见真正有人性传世意义的文学了。这是当代文学的悲哀还是我的陋见?

   当岭南女作家谭晓瑜的小说集《非分之想》放在案头时,我分明闻着一阵幽幽的清香。如果说当下文坛是百花园,那它犹如一朵艳而脱俗的玫瑰;如果说是百草园,那它就是一枝风中静静绽开的栀子花。《非分之想》带给我们的象是一种久违了的灵动的精神盛宴。

    固然,谭晓瑜是作家中的美女,“巧笑倩兮”,悦人之目,这可能得益于湘楚之水的涵育;然而,观其作品,却是“手如柔荑”,写出的文字怡人之心,而这,却是得益于她深厚的文学积淀和心灵感悟。 因之,她的作品便以一种可贵的灵动展现出了文学的真实。真实,是最难能可贵的,也是作品之所以能作用于受者心灵思想的根本所在;真实,是文学的生命,是文学的真谛,是文学最高境呈现的基奠。当然,这里所指的真实是指文学的真实,它不一定是真正的事件,但一定是行为动态显现的客观,也即人性的真实。而人性的真实,才是最令人感服的。《非分之想》最成功、最值得首肯的,便是达到了这种“人性真实”的高度把握与表达。这也是谭晓瑜为人为文的可贵之处。

    细细品读谭晓瑜的小说集,无疑当属《冲动》、《非分之想》、《绝色》、《女人的苦痛》、《邂逅》、《我的爱情黑白裙》更令人“冲动”,更令人生起关乎文学之本真之想。

    《冲动》的故事极简单:一位妙龄女孩爱上了闺密的父亲。按传统文学演绎,很可能就是一个关于恋父情结的故事。然而,读完小说,作者却完全没有落入这个旧的窠臼。从表层上看,似乎当属恋父情结的呈现,甚至是出于一种冲动;而实质上,从文学人性的真实上来解读,《冲动》作表现的实际上是心灵之理想场景追求失缺的代偿心理,其爱恋心态的生成,是源于儒雅与物俗间的欣赏与厌恶反差心态的催激情愫。于是,关于这场爱,也自然有几份脱俗,既便是感受着肉体的爱抚,也给读者一种精神与思想的相与理解与欣赏。然而,这却不容于世俗。人性的矛盾性与伦理的悖论差由此而起,你无法以应不应该、道德不道德来解读。读者或许在语言上可以对此有传统性的评价,然后扪卷静思,就一切皆成可能皆可理解并为之心动。——这是便是谭晓瑜人性解读之可贵的文学真实叙述。

    《非分之想》,从心理层面上看,实际上产生于寂寞之填充需求枯燥之剌激体验,主人公于是有了婚外的精神寻求与迷失。这是一个每天发生并还在不断发生的当代男人与女人故事,也有不少作者写过并不断在写作的故事,尤其是都市网络文学表述更多,即所谓的也是当下时髦解读的“第三类”情感。然而深究作品,远非止于一咱“第三类”情感的文学表现,也不是题目所谓的“非分之想”。主人公的精神世界中,其实有一种读者不易觉察的女性内心的心灵高贵和尊严不可侵犯不与同俗的潜质,这才是作者不曾明确表在却时时以矛盾的心理纠结来呈现的人性本真。正是基于这种高贵与尊严的潜质,所以后来的理性回归就成为必然。所以,读懂了这点,或许就读懂了女主人公,也读懂了作品。

    谭晓瑜的其他几则短篇小说,与《冲动、《非分之想》一样,表述是都多多少少是关涉另类情感的述叙。在情态上看,似乎都有带有点罗蔓蒂克的情调,也没脱离都市时尚女人的现实生活,但这只是一种生活形态背影和知性女性的丰富细腻情感的呈现,作者通过这些,表现的是一种自然和本真,这才是最让我们关注的特质所在。

    谭晓瑜作品的情绪是灵动的,这种灵动来自于文学的真实;作品的语言是诗意的,这诗意来自于体悟和思想的灵动;其倾向性是浪漫的,而其回归性却是现实的。

    从文学构架上来看,谭晓瑜绝大多数作品可以说是无情节小说,甚至完全是心理小说,但却让人一直想读下去,究其因还是出于作品之灵与真的吸引。

    曾有人说,文学的无技巧,实际上是最高技巧。或许,谭晓瑜作品的灵与真已达此境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