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研讨评论 > 研讨 >

深入浅出巧为文

时间:2014-08-25 15:53 作者:刘珮 点击:
近年来,刘浪的小小说作品涉及了多个领域的社会题材,已经形成了他自己非常明显的个性化写作特色,具有很好的辨识度,那就是主题思想深刻,悬念技法娴熟,表述语言朴实,可谓深入浅出地述说了芸芸众生各种事件下不同人物的生存状态。 读刘浪的小小说,总能带

     近年来,刘浪的小小说作品涉及了多个领域的社会题材,已经形成了他自己非常明显的个性化写作特色,具有很好的“辨识度”,那就是主题思想深刻,悬念技法娴熟,表述语言朴实,可谓深入浅出地述说了芸芸众生各种事件下不同人物的生存状态。

     读刘浪的小小说,总能带给我无尽的惊喜。每一篇作品,假如没有读完最后一行字,我都不敢给主题定性,因为我不清楚,在哪一个环节,哪一段话,作者又会突然笔锋一转,给文章的“主题”来个180度大转弯,于是故事的结局就会颠覆你的预期,与你的想象背道而弛,让你在击节叫好的同时,收获一种阅读的刺激和享受。当然,主题的“逆袭”往往是由于作者在写作技巧上的老练和老道,特别是在悬念设置和运用上,刘浪的作品往往情节一波三折,多次制造峰回路转的效果,引发了读者对故事发展和人物命运的强烈关切和期待。读他的作品,就像走进了一个世外桃源,虽有山重水复之惑,但更有柳暗花明之喜。刘浪小小说的魅力,还体现在语言的朴实浅显。他就像坊间一个特别会讲故事的人,将那些年,那些事,用通俗易懂的话语绘声绘色,娓娓道来,让你深陷其中,欲罢不能,过后又进入长久的思考。

 

主题:带刺的玫瑰

 

     刘浪的作品满载着近乎实体的深刻意义,“带刺”主题的选取是造成这种艺术效果的重要因素。他的很多作品俨然一朵朵盛开的红玫瑰,远远望去,红色的火球总会让你欣羡,往前一看,才会发现,原来它暗生茎刺。

     说刘浪的小小说“带刺”,是因为作者总喜欢以“前文画龙,后文点睛”的手法讲述事情,直面现实。犹如玫瑰的茎刺,如不细看,便会忽略。而这些茎刺虽然突兀,却又合乎情节的铺陈和推进,似与生俱来一般,尽在作品的逻辑和情理之中。

     比如讽刺官场腐败的小说:一位狡猾贪婪的乡镇领导用一元钱和贫困户换房,将自己的房子调到了不为人注目的偏僻处,既博取了好名声,又为以后收取贿赂创造了条件,可谓“名利双收”(《光亮工程》);贪婪的“李秘书”为了截留别人让其代转给“王局长”的礼金,机关算尽,终究还是露了破绽(《王局长和李秘书》);不惜动用人力、财力四处打听和搜购鞋套,仅仅是为了在工程奠基仪式上不弄脏领导的鞋子(《紧急任务》)……刘浪先生所描绘的,其实是一张张当下中国官场现状的手绘图。他看似漫不经心,喜怒不形于文,可一旦故事落幕,作品表现出来的主题却又能给人以五味杂陈的深刻感受。

     又比如责任感的缺失,是当今社会的一大精神缺陷。《爱情天梯》是作者对此类现象入木三分的调侃和戏谑。文章讲述了“我”与王寡妇的故事。“我”是一个光棍,于某夜强掳了王寡妇隐居深山度日。为了方便下山偷盗,“我”凿了5000多级的石梯。石梯被发现后,“我”信口雌黄,说这是为了方便王寡妇下山而造的。于是乎,媒体在没有考证事实的情况下,开始大肆宣传“我”和王寡妇惊世骇俗的爱情。“爱情天梯”一举成名,各地游客纷至沓来,“我”的故事化作了当地的“摇钱树”。甚至在“我”已经投案自首后,当地政府为了趋利仍然回避和隐瞒真相,大搞什么“爱情天梯”旅游。读到这里,我心生感慨,哭笑不得。哭,是为了政府和媒体缺乏社会责任感,只求轰动效果而不求真相的荒唐而哭;笑,是为了游客盲目“追风”,成了别人戏耍对象却浑然不知的愚蠢而笑。作者以上世纪50年代风靡中国的“爱情天梯”故事为背景,将刘国江和徐朝清老人的经历反其道而行之,只用稍稍几笔,就从另一个角度,把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转化为“带刺”的作品了。这种颠覆性的写作,反映出作者对社会的细微洞察和深入思考,让人惊叹和称绝。

 

悬念:汪洋中的小舟

 

     刘浪小小说中的悬念技法运用得炉火纯青。在整篇作品中,他不断地渲染着故事发展的紧张氛围,紧紧揪住读者的心弦。当你每一次以为自己已经对情节的推进有所把握时,他又会出乎意料地调转笔锋,使你的猜测骤然落空,甚至走向一个相反的方向。如此反复几次,让你始料不及,惊喜连连。特别是在文末,刘浪的小小说多采取了“欧亨利结尾” 的写法,常常在文章最后突然让人物的心理情境发生出人意料的变化,或使主人公命运陡然逆转,出现意想不到的结果,从而形成独特的艺术魅力。整个阅读的过程,读者的心绪就如同漂洋过海的小舟,一波三折,不断晃动,不知晃到哪里,也不知将是何种结局,直至到达了文末的彼岸,你才会长抒一口气,慢慢平复下来,进入回味无穷的境界。

     《谁玩过谁》就是一部以悬念取胜的经典作品。作者以第三人称的叙事方式,围绕着“杜莹”是否成功受聘这一悬念,讲述了她一次应聘工作的经历和遭遇。杜莹聪明美丽,为了得到这份工作,她在应聘前设计并上演了楼梯间“偶遇”总经理的一幕。虽然总经理一眼识破,但却意外“欣赏”了杜莹的创举。应总经理的要求,杜莹顺利通过了接下来的两场面试,但感觉良好的她却意外得到落选的结果。原来,总经理根本就不需要请助理,只是因虚荣心作祟,而需要借美女炫耀。杜莹的两场面试,也只是他一时玩乐的游戏罢了。当然,作者高超的悬念技法让其不局限于此。到了文末,最精彩的一幕出现了。杜芸为了报复,当着总经理夫人的面,对总经理先略施语言暧昧,然后轻轻一吻,从容实现了绝地反击,让以玩弄别人为乐的总经理遭受了一次致命的玩弄。文章取名为《谁玩过谁》,让读者一开始就带着疑问进入探究状态。一幕职场大戏,几个来回的比拚,究竟算“谁玩过谁”?抛开最终的答案,仅让我们回味悬念的设置,享受探索的过程,作者高超的写作技法就已经给我们带来了太多惊喜,太多感叹。

     同样以“悬念”取胜的《乌村悬案》,它汇集了四个人物的自白,以第一人称的口吻分别叙述了他们所知道的案件情况,揭示了一宗多年离奇悬案的来龙去脉,让人感喟至深,唏嘘不已。前两段自白中的“白老四”和“王婆婆”都是局外人,通过他们的自述,案情有了初步交待。作者把局外人的自白安排在前,正因为他们的不甚了解,而突出了案件的离奇和悬疑。其后作者安排“大傻”出场,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展现在读者面前,案件真相渐显,但最终仍有悬念未解。为何会发生火灾?王寡妇为何会有异样的表现?最后,整个案件的最终谜底交给了“丑石”。作者借助这一超自然的生物,从自己的角度述说出一切,解开了所有的疑团。原来这是一件悬案,更是一宗“伦理惨案”。作者通过表述方式的创新,借助奇特的情节和巧妙的细节设置悬念,使故事扑朔迷离,情节曲折生动。同时,也一步步地把我们从对故事的单纯阅读中,引入了反思人性丑恶的境界,出色地完成了一篇小小说作品。

 

语言:冰镇的矿泉水

 

     刘浪的作品,让人为之称绝的,除了主题的深入、悬念技法的运用,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语言的朴实。他不像当今很多的小小说作者那样,着迷于作品意蕴和意境的营造,搞得一篇作品晦涩难懂,甚至根本不知所云。刘浪的小小说语言平白浅显,它不是五彩斑斓,形式多样的饮料;但也不是寡淡无味,一眼望穿的白开水。他的语言,就像一瓶冰镇的矿泉水,不但口感良好,富有营养,韵味悠长,还能让人耸然一振,提神静气。比如:“我是被大火的热浪烤醒的”(《乌村悬案》)。脱去了浮夸的辞藻、冗长的叙述,作者巧妙地使用简单的一个“烤”字,就把“我”当时身处火海,命悬一线的情景描绘了出来;“张子怡美成什么样?这么对你说吧,汉语里说女人美的词语用来形容她,估计都不会过分”(《荡妇》)。没有华丽的辞藻、繁复的修辞,作者用一句看似平白浅显的语句就把“张子怡”美若天仙的信息生动形象地传达给了读者,而且留下空白,让他们遐想无限。“乡下人取名没什么讲究,就像在野外揩屁股,逮到什么是什么”(《悍妇》)。相信这种生动鲜活,富有个性色彩的语言,读者一定印象尤深。在刘浪的小小说作品中,具有上述鲜明特征的语言俯拾皆是,构建成他小小说作品的一大亮点。

     此外,巧妙的人物名称安排,也是体现语言朴实而浅出的一个方面。刘浪的小小说作品能从称呼中就直接得知人物的大量信息,使读者尽快了解人物角色,进入文本,减少他们的阅读负担。《光亮工程》中的“贾镇长”、“市报的王主任”、“孙大爷”,相信明眼人一看,就能在很短时间内,不费吹灰之力地把握人物的职业、身份、地位,甚至脾性。人如其名,“贾镇长”,谐音“假镇长”,不是因为他的职位作假,而是他人民公仆的身份虚有其表;“市报的王主任”,他负责管理报社的日常事务,一个不高不低的职位,要求他八面玲珑,圆滑处事;“孙大爷”,纯粹的乡村人物,无权无势,贫穷落后。又如《乌村悬案》中出现了四个人名——白老四、王寡妇、王婆婆和大傻。作者虽没有一一介绍人物,但凭读者的生活体验,便瞬间“解读”了他们:白老四,生在普通的农村家庭,因在家中排行第四而得名;王寡妇,一个年轻丧夫却坚强自主的女人;王婆婆,年老色衰,长年生活在乡村;大傻,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可怜孩子。就这样,我们从四个名称中瞬间获得丰富的信息,且不脱离文本。这种角色称呼上的语言浅出,让读者近乎精确地把握人物的背景和特点,是作者按照常规的思维模式为方便我们阅读而开的快捷店。语言之巧,让人不得不惊叹。

     深入浅出巧为文。读刘浪的小小说,犹如在阳光和煦的日子里踏一叶小舟在汪洋中冲浪,一边喝着冰镇的矿泉水,一边欣赏着沿岸的带刺玫瑰。此时此景,你可以感受清凉,体会变幻,甚至领悟人生的哲理。

     这就是刘浪为我们精心营造的小小说世界。

     (摘自《中国小小说地图·广东卷》,雪弟主编,大众文艺出版社20139月出版。作者为惠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本科毕业生。)

      (附:《中国小小说地图·广东卷》是第六届小小说金麻雀奖获得者、全国著名小小说评论家雪弟继主编《中国小小说地图·江西卷》之后的第二部。雪弟等人在广东众多的优秀小小说作家中,筛选出63位小小说作家为考察对象,在海量的作品中,挖掘、总结出作家们各自的创作特点,对广东30年来的小小说创作进行了梳理和评价,并作了阶段性总结。

     《中国小小说地图·广东卷》的出版发行,不仅让读者可以从中详细了解广东小小说作家们各自不同的题材领地和创作风格,也能让作家们从中找到某些对应以资借鉴,对繁荣广东小小说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